如何进行外汇交易-领军智库英国脱欧步入正轨经济衝击无可避免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金融分析师 王泽寅

2019-12-21 09:52
大章鱼

图: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保留无协议脱欧的备用计劃,市场担忧硬脱欧预期有所上升

英国脱欧一直是今年市场焦点,事态演变充斥变数、辗转周折,短期市场技术扰乱及导向投机刺激英镑不确定性较大,年末在篮子货币中表现抢眼。显而易见,市场认为英国有序脱欧或利好预期经济,至少可缓解现阶段企业的担忧情绪,防止资产资本外流;但脱欧方式无论有序与无序,外汇理财培训实际则对经济造成衝击风险难以避免,且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并未排除使得市场再生忧虑。究竟英国在等待如何的契机与环境?英国脱欧又将在何时尘埃落定?

如何进行外汇交易-领军智库英国脱欧步入正轨经济衝击无可避免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金融分析师王泽寅

回顾2016年6月以来的脱欧进程,特别是文翠珊辞任首相,由强硬派约翰逊接任以来,市场敏感逐渐上升直至偏激,这反映在英镑汇率於9月触及1.19美元33个月以来最低水平,12月升破1.35美元为19个月以来最高水平,这是市场心理以及政治博弈的反应,更是近四个月振幅自脱欧公投以来最为显著的超过13%的涨幅。

众所周知,金融服务业是英国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其每年创造10%以上的英国GDP和约500亿英镑的贸易顺差,充分体现了金融在英国的关键性。英国前首相文翠珊也曾表示,“英国金融服务业的重要性,意味着英国不能在脱欧后成为欧盟规则的接受者”。然而,英国脱欧对其经济的影响已显现,具体数据显示金融发展正受拖累:2010至2016年英国服务业创收增幅15.5%,自2016年脱欧公投至2019年英欧达成协议,其增幅仅为6.86%;相比之下,德国增速分别为22.5%和16.9%,法国为10.44%、8.25%。虽然德法数据同样有所下滑,但幅度有限区别於英国。

英国脱欧的拖沓确实影响着英国经济增长。据英国工业联盟3月统计,英国84家主要金融公司的业务量下滑速度为2012年9月以来最快,金融服务业就业下滑为近四年以来最快。多数金融机构观测脱欧前景的不确定性及负面影响,相继採取应对措施降低自身成本与风险,其中包括裁撤英国的分支机构规模,将欧洲业务中心从英国迁往欧洲其他金融中心。8月欧洲央行银行业监管委员会表示,为应对英国脱欧,已有24家银行计劃从伦敦搬迁至欧元区,预计资产转移总规模达1.3万亿欧元,其中7家银行将由欧洲央行直接监管。

固然,争夺金融机构及人才资源对德法等国在欧洲的金融地位甚是有利,但英国脱欧必然衝击国内经济结构与体系。英国尽快剔除内部不确定性因素是巩固自身金融稳定的有效途径;而英镑完全独立出欧洲,其国际地位与影响力将支撑英国金融业,毕竟撤离的机构和个人更多偏向投机、属於分支,此类稀释不会对英国金融服务业的质量产生明显影响,只会加快英国金融服务、监管、集团集中的决策力和凝聚力。若金融撤离发生在脱欧之后无疑使得英国在面临衝击的基础上再受投机干扰,这对其经济稳定反而不利。由此可见,市场误读英国金融调整为悲观乱象,舆论炒作推迟脱欧为政议分歧,优先整顿金融是抵禦脱欧衝击的首要前提,这必然需要时间基础,更需要推迟紧迫的脱欧期限。

12月12日英国大选落下帷幕,约翰逊胜选如预期,英镑短线拉升明显突然,最高触及1.35美元为2018年6月以来最高。但大选筹备期间市场情绪异常冷静,英镑稳定波幅较窄,与10月英欧谈判、政府议会周旋时期形成鲜明反差,亦与保守党获多数席位提振英镑快速拉升差异较大。

似乎大选前夕并无投机可图,这是解释英镑维稳的唯一答案,也在侧面证明了市场对大选结果早已存在共识判断,并且英国金融仍稳健有效。

英国需要依循新脱欧协议推进立法,而最大阻碍则是难以统一的政府与议会决策,如何统一决策唯有经过大选“重新洗牌”。显而易见,约翰逊政府执行自身制定的协议相比工党胜选执行更为行之有效,这是保守党支持率始终领先的基础因素之一。若工党意外获胜,不排除其在当前新协议基础稍作调整以推进各项进程的可能,这同样有利於英国国内的政界与经济稳定,而笔者认为两党执政区别仅在於行事力度和角度,但英国利益与宗旨不变是核心。脱欧事态看似凌乱,实际英国“脱欧”有条不紊疑被忽视。

日前,约翰逊表示保留无协议脱欧的备用计劃,市场担忧硬脱欧预期有所上升,脱欧形式变数犹在。胜选后约翰逊表态仍具强硬和坚毅,“底气十足”或是英国经济抗风险準备充足,经济在欧洲显优势依旧。相比大选之前,无协议威慑因保守党清除执政阻碍更显主导。看似英国脱欧步履蹒跚,实则高效与决策集中已奠定未来优势基础。

首先,英国内部分歧依然明显。一方面是北爱尔兰边界问题并未得到有效解决,进而市场开始忧虑爱尔兰及北爱尔兰将可能性转变为经济贸易共同体,从而导致政策体制混乱;另一方面,苏格兰意欲发起公投,以民意决定去留英国。市场认为英国面临分裂危机,甚至重提苏格兰与英格兰历史矛盾。然而,无论事态如何发展,双方矛盾终究是寻求各地区利益最大化,通过协商谈判便可以有效解决。如何进行外汇交易毕竟“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并非独裁专制,英国内部争议化解只是时间问题。

其次,脱欧立法推进将是未来市场关注重点。其间难免议会分歧持续,但需注意保守党已获得365个超多半数的议会席位,争论与悬而未决的情况或是拖延退欧的手法。英国时刻观测本国经济优势将为与欧盟数次谈判增加额外筹码,从而斡旋脱欧始末的可能性不容忽视。英国脱欧不仅可以有自主的经济政治体系,不受欧盟限制,特别是欧盟偏保守的法律与监管不适应经济国际化思维的英国贸易利益;而且可省下向欧盟缴纳的高昂援助费用,可谓势在必行。虽然退欧“分手费”不可免,欧盟已明确立场,但观测欧元兑英镑汇率已从高位0.93英镑回落至0.83英镑,跌幅10.75%。

环境与事态正向着有利於英国脱欧的方向发展,表面上英国何时脱欧充满不确定性,实则取决於英国利益何时满足。笔者认为,英国已然主导了脱欧时限,何时“分手”取决於欧元区经济如何脆弱,以至於我们或从未来欧元兑英镑的下跌看出其中端倪。

评论已关闭。